『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

一颗土豆的奇妙之旅

甜死我!来吧!这狗粮我吃了!!

苍耳:

一个神奇的脑洞,可能不是很合理罢……极其短小,勉强当作七夕的小甜饼XDD食用愉快。菜名感觉太穿越了,不过反正架空【喂








  静室前的花圃里,种满了亭亭玉立的兰草。


  魏无羡今日从那里路过时,却发现了几株不太一样的植物。他走近一看,相当朴实,似曾相识。


  蓝蓝忘机停在旁边等他,什么也没说。


  魏无羡一面低头端详,一面边冲蓝忘机摆了摆手,对方便先进了屋。


  他绕过层层叠叠的兰草,解下随便,一下一下将土刨开。不久,剑鞘便触到了坚硬的东西。魏无羡小心避开来,又从旁挖了两下,探手拂开有些湿润的泥土。


  竟然真的是……番薯,还有土豆。


  以前乱葬岗上是种过的,所以魏无羡认识。


  不过这两样东西怎么会在云深不知处,还种在静室前的花圃里?蓝家是有专门修剪打理花草树木的仆人的,无论如何,这都十分不合常理。


  魏无羡挖了两只番薯,三只土豆,便停了手。他将表面的泥土拍了拍,掏出绢帕大致一包,便进了静室,径直走向蓝湛工作的桌子,将东西向上一摊,直截了当道:


  “说吧,哪里来的?”


  蓝湛抬头看了一眼,平淡道:


  “我埋在那里的。”


  魏无羡心中一动,一个念头悄然浮上——


  “不会是从……拾回来的吧?”


  这种想法实在有些自作多情,所以他没有直接说出口。可转念一想——魏无羡伸出手指点点桌面,心中陡然生出几分沾沾自喜,凑前些许,头头是道盘问:


  “你埋的……蓝湛,你埋这个做什么?哪里来的?什么时候埋的?又为什么没被当做杂草清理?”


  他抛了一连串问题给蓝湛,对方却显然早就预料到一般。


  蓝忘机面上神色无甚变化,只一一道:


  “同温苑一起带回来的。我吩咐过,这片花圃无需打理。”


  惊喜,绝对地惊喜。


  魏无羡心里美美道:


  “没想到当年蓝湛去乱葬岗,不仅带回来个小的,还带回来两个‘更小的’。”


  猜想一下子被印证,他心中窃喜之情更上一层,整个人都显得得意洋洋,却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——这番薯若是蓝忘机当年就种下,到如今十几年过去,早该侵占一整片花圃才对,又怎么会生得这么隐蔽?难不成……?


  “蓝湛,这片花圃莫非是你亲自打理?”


  “是。”


  “为什么就生了这么点儿?多余的呢?”


  “遍地作物,不合门规。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得到蓝忘机如斯一本正经的回答,魏无羡忍不住笑得直捶桌子。蓝忘机便看着他笑。


  魏无羡笑够了,才将番薯跟土豆拿起来,边用帕子擦拭,边回忆道:


  “当年温情虽然执意种萝卜,却还是留下一块地来种这两样。可惜,还没来得及到收成的时候,就生了变故。”


  “没想到竟被你赶上了。蓝湛,你去得是真巧。”


  魏无羡一面摆弄着手中圆滚滚的土豆,一面忆起思追幼时“见钱眼开”,抱着蓝湛的腿不看撒手的情景,笑意便忍不住向上泛。


  “温苑那时候小,需要吃些软糯的东西,又爱甜爱得不行……你还记不记得那时候你给他买了许多小玩意,要走得时候他还舍不得。后来我带他回去了,好久之后还对你念念不忘。哈哈哈……他从小就可喜欢你了。”


  他将擦好的土豆递给蓝忘机,又接着道:


  “你简直不知道我们那时候多缺钱,温情每天逼我做饭,我就学会了两样。一个是拔丝地瓜,一个是香煎土豆泥,全都喂给阿苑那个小馋猪了。”


  魏无羡边说边笑,一张洁白的帕子已经被他用的满是泥渍,蓝忘机将目光从上面移开,就听魏无羡接着道:


  “后来温宁就种了一些在地里,问我明年会不会长出来。”


  “我说会啊,明年这活还得他来干。”


  蓝忘机一直静静听着,见魏无羡停了,便将手伸过来,握住了他的手。


  魏无羡笑了笑,说不出是什么意味,只将话题轻轻一转,道:


  “我厨艺也没那么差,上回的酒酿小圆子还不错是不是?明天就拿这个给你做,顺便给思追送一些去。”


  蓝忘机便想起前几天魏无羡给他做的酒酿小圆子,清甜爽口,确实很好吃。是江厌离教他做的。所以,他不免又将魏无羡的手握得更紧了些。


  魏无羡捏捏他的手心,稍加安慰,侧过头来眨了眨眼,道:


  “不过,思追他大概不记得了。”


  蓝忘机想了想,回道:


  “他爱吃甜食还是一样未变。幼时的记忆,总会留下一些的。”


  “嗯……温宁现在跟他玩儿地挺好的,不过当时思追对他没印象,他还丧了好一阵子呢。”


  魏无羡说道这里,便不由想起温宁时常无奈又有些委屈地模样,因此又忍不住笑起来,问道:


  “二哥哥,你说,我是不是操心太多啦?”


  蓝忘机不答,只摇摇头。


  魏无羡见他将眼睫垂下,轻轻摇头的样子,一时心间痒痒。


  他指尖尚沾着些许泥土,便伸过去,娴熟捏起蓝湛光洁的下巴,又将眼睛弯起、脑袋一仰,枕上他肩头去,笑言道:


  “天子笑、兔子、思追,现在还多了两只土豆,一只番薯。好蓝湛,你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小秘密啊?”



评论

热度(85)

  1. 『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苍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甜死我!来吧!这狗粮我吃了!!
  2. 羡嘧啶苍耳 转载了此文字